新闻信息
生活娱乐
华语专栏
视频播放

北欧协议增加土耳其在北约的权重 但前方仍有陷阱

土耳其、瑞典和芬兰在最后一刻达成协议,为瑞典与芬兰这两个北欧国家加入北约的道路扫清了障碍,这项协议被认为是土耳其坚定地支持其西方盟友应对俄罗斯的侵略。


近年来,围绕土耳其是否正在疏远西方的争论愈演愈烈。3年前,安卡拉获得了俄罗斯的导弹,最近,由于土耳其在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中拒绝加入针对俄罗斯的制裁,也为这类争论增添了谈资。


今年5月,土耳其宣布将否决瑞典和芬兰加入北约的申请,除非这两个国家能够满足一系列的要求。许多人认为,这进一步证明了安卡拉在北约内部规划个体路线的传言。


但是上周达成的协议解决了土耳其方面的担忧,包括被土耳其认定为“恐怖组织”的团体在上述两个北欧国家内的活动,对嫌疑人的引渡,并且取消了对土耳其出售武器的限制。在马德里举行的北约峰会上,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被视为一位忠诚而愿意提供支持的盟友。


卡塔尔大学伊本·哈乐敦人文社会科学中心助理教授阿里·贝克尔表示,“这项协议对土耳其与瑞典、芬兰,以及它与整个北约的关系来说,都是一项非常积极和具有历史性色彩的发展。”


“这表明土耳其承诺支持北约的团结和扩张……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让北约在不断上升的威胁和不断强大的俄罗斯面前,成为一个更加紧密的集体安全组织。”


1952年,安卡拉在北约的第一轮扩张期间加入了该组织,而在此两年之前,安卡拉曾以联合国之名而派兵参加朝鲜战争。当时,土耳其和挪威是北约仅有的两个与前苏联接壤的国家。


土耳其在北约中拥有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军队,并为北约提供了至关重要的南翼力量。


未来的潜在问题


尽管土耳其与瑞典、芬兰之间的协议得到了积极的反应,但是有迹象表明,这种扩张仍然会给北约带来挑战。


埃尔多安发出信号称,如果瑞典和芬兰“不履行这份包括10项条款的协议中的义务”,那么土耳其就可能会阻止这一进程。需要指出的是,北约的扩张必须得到其30个成员国议会的一致同意。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驻安卡拉负责人乌兹古尔·乌鲁希萨尔奇克里表示,“土耳其得到了它所要求的很多东西,但是批准过程存在潜在的陷阱。”


“在对恐怖主义的定义上,土耳其、瑞典和芬兰并没有达成一致。对于被土耳其认定为恐怖分子的个人,瑞典和芬兰可能并不认为他们是恐怖分子,当土耳其要求引渡这些人员时,仍然可能遭到拒绝。”


“我可以想象,土耳其会进一步拖延批准这项进程,理由是瑞典和芬兰没有遵守这项书面协议。但是,话虽如此,他们已经设法把问题推到后面,也许在此期间,他们可以制定其他的解决方案。”



土耳其的劝说


在欧洲面临冷战结束以来最大的威胁之际,安卡拉在避免北约内部出现危机方面发挥了关键的作用。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中东和北非项目副研究员加利普·达雷表示,“这项协议最大的胜利在于,土耳其与北约之间的关系没有出现危机。”


“这场峰会可能是几十年来最为重要的一场峰会,如果没有达成协议,就会导致一场危机。而事实上,如果这场危机能够得以避免,这便将被视为北约各方取得的重大胜利。”


分析人士认为,在改善了自身在北约内部的地位之后,土耳其现在将会寻求说服其盟友改变其对“恐怖主义”的看法。


这项北欧协议表明,西方国家首次认识到安卡拉对叙利亚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的担忧。作为美国领导的叙利亚联盟的一部分,这支力量在打击ISIS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是,这支部队与库尔德工人党存在有关联,而后者对土耳其发动武装起义已有38年的历史。


土耳其现在很可能会迫使其他国家采取类似的立场,而这些国家原本在很大程度上坚持将库尔德工人党和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视为两个独立的实体。


土耳其承诺,将会再次呈现其于2019年对处于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控制下的叙利亚北部地区的行事行动。此前的军事行动导致了西方的广泛谴责和对安卡拉国防销售的限制。


乌兹古尔表示,“土耳其现在希望欧洲和美国仅仅对此作出口头上的批评。”


加利普·达雷解释称,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将导致土耳其与其北约盟国之间的进一步融合。土耳其是唯一一个在叙利亚、利比亚和纳卡地区与俄罗斯直接竞争的北约成员国,这种局势给安卡拉带来了独特的安全威胁。


达雷还表示,“俄罗斯的修正主义总是使土耳其更加接近西方”,“奥斯曼帝国就是这样,土耳其申请加入北约的时候就是这样,而现在也是这样。”


“不过,尽管土耳其将在地缘政治问题上逐渐与西方趋同,但它将努力以一种不会激怒俄罗斯的方式来做到这一点。”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