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生活娱乐
华语专栏
视频播放

分析:为什么澳大利亚铁矿石能拯救台湾

1938年,战争的阴云笼罩了东北亚,澳达利亚国内上演了一场不同寻常的斗争。这场斗争成了自由党创始人罗伯特·孟席斯爵士(Sir Robert Menzies)一生的污点,也可能是我们今天世人的前车之鉴。


时任里昂政府总检察长的孟席斯卷入了一场与卧龙岗市肯布拉港(Port Kembla)码头工会的一场斗争 —— 码头工人拒绝为运往日本的英国轮船“达尔弗拉姆号”(SS Dalfram)装载必和必拓生产的生铁。


在日本残酷入侵中国并在1937年制造了南京大屠杀之后,澳大利亚里昂政府禁止向日本出口铁矿石,但令人费解的是,却允许生铁(一种粗加工的铁)运往日本。


孟席斯颁布法令称,只有政府有权决定对外关系以及对外贸易的商品。在长达 10 周的僵局之后,工会最终屈服,被迫为“达尔弗拉姆号”装船。


这一事件导致这位后来的澳大利亚总理被人称作“猪铁鲍勃”(Pig Iron Bob)。1941年,珍珠港事件导致澳大利亚与日本交战后,人们再次对他嘲讽,称他在战前准许运往日本的铁矿石让日本皇军以炸弹和子弹的形式送了回来。


工会抗争期间,澳大利亚华人纷纷为罢工工人提供新鲜食物表示感谢。这一事件在某种程度上瓦解了当时的白澳政策,以及当时的偏见和种族主义。不仅如此,鉴于历史的发展进程,这也一针见血地证明了战争的徒劳和浪费。


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左)最近访问台湾激怒了北京,包括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

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左)最近访问台湾激怒了北京,包括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AP: Taiwan Presidential Office via AP)


现在,我们再次面临着类似的威胁,但情况发生了逆转。


日本是澳大利亚现今一位坚定的盟友,而对澳大利亚剑拔弩张的倒变成了中国。在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访问台北之后,北京在台湾周边加强军事演习,曾经温文尔雅的中国驻澳大使肖千在上周甩掉了羊皮,对我们的立场发出直接激进地警告。


但尽管发出了各种言论和威胁,北京发号施令的底气可能有限。关键要害很可能还是出产于西澳州的铁矿石。


艰难的抉择迫在眉睫


几十年来,我们跨越了一个内在失衡的意识形态和对外关系的鸿沟。虽然我们的国防和外交一直与民主的西方国家保持一致,但我们的贸易和商业却越来越多地依赖一党专政的中国。


然而,随着中国争夺太平洋战略主导地位,我们可能被迫做出抉择的时间正在迅速逼近。


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中国的外交政策变得越来越激进。

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中国的外交政策变得越来越激进。(Reuters: Thomas Peter)


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出现在公开辩论中,似乎极少数的人愿意直面这个问题,至少在公开场合是这样。甚至金融市场也没有考虑到我们的国民收入或主导我们贸易关系的公司的营收可能会发生剧烈动荡。


如果北京真的决定以武力夺取台湾,堪培拉除了实施贸易限制外别无选择。


华盛顿、东京、伦敦和布鲁塞尔会要求贸易制裁。如果继续向一个威胁用武力破坏国际稳定的全球超级大国提供重要的军事原材料,其结果可能不堪设想。


尽管很难接受,但在过去五年,一直都是北京在利用贸易作为钝器来打击澳大利亚。


中国系统性地将我们从煤炭到龙虾的几乎所有商品的市场拒之门外,使用的借口也越来越站不住脚,比如谷物受污染、木材受害虫感染、葡萄酒倾销以及其他任何借口来惩罚他们所认为的我们的轻率行为。


只有一种商品没有受到任何阻碍 —— 铁矿石。其中缘由显而易见,北京离不开澳大利亚的铁矿石。


澳大利亚供应全球约60%的铁矿石,2020/21年净收入约为1500亿澳元。其中绝大部分铁矿石出口(几乎80%)都是运往中国。


很难低估铁矿石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性。几十年来,由中国国家对基础设施的大规模投资以及私人对房地产建设的投资促进了中国经济的增长、推动了就业,避免了衰退。


外交部长黄英贤(左)在 7 月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雅加达会晤期间试图改善澳大利亚与北京的冷淡关系。

外交部长黄英贤(左)在 7 月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雅加达会晤期间试图改善澳大利亚与北京的冷淡关系。(Supplied: Australian Embassy in Jakarta)


铁矿石也使中共政权建立一个庞大的军事综合体。


在中国面临多方面巨大经济挑战之际,与澳大利亚的关系破裂对中国构成了严重威胁。


人口迅速老龄化和萎缩、不断上升的巨额债务水平、增长放缓、房地产崩盘以及对高科技企业的打击,给中国经济带来了重创和深深的伤痕。还有,中国坚持的防疫政策所造成的严重破坏。


虽然中国也出产铁矿石,但大多品位较低、高污染、开采成本高。巴西无法填补缺口,而北京在西非的几内亚提高产量的目标需要数年,甚至可能需要十年才能实现。


这使得中国很被动,容易受到铁矿石贸易的任何直接干扰。


北京有何选项?


多年来,北京一直在拼命寻找替代方案。它已经认识到澳大利亚铁矿石及其对铁矿石贸易的依赖从经济和战略角度来看都是其致命弱点。


最有希望的替代来源是几内亚的非洲西海岸,巨大的西芒杜(Simandou)铁矿项目有望用其大约25亿吨高品位矿石填补缺口。


The Rio Tinto building external framed by another building and tree.

总部位于珀斯的力拓公司上周收到了关于其利润丰厚的西芒杜项目的好消息。(ABC News: Rebecca Trigger)


但几十年来,该项目一直深陷腐败和争议之中,政权的不稳定和地形的复杂使这一切变得更加困难。


力拓公司(在该项目中拥有控股权)在20世纪90年代末首次参与该项目,但在过去五年,与其他参与方一样,面临着涉及该项目涉嫌贿赂的国际调查。


然而,就在上周,该项目似乎又重回正轨。力拓公司、其中国国有企业合作伙伴、几内亚政府和一个竞争对手财团同意推动项目取得成果,并定于2025年交付首批铁矿石。


鉴于该项目本应在2015年全面投入运营,而且重要的基础设施(包括港口设施和600公里长的铁路)尚未建成,因此对该时间表是否可行存在合理的怀疑。而且,如果对北京实施贸易制裁,力拓的参与可能会受到质疑。


中国高品位铁矿石的另一个可能来源是乌克兰的顿巴斯地区。但同样,由于持续的战争可能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中国可能等不及从开发该地区获得铁矿石。


这对澳大利亚意味着什么?


Mining truck drives on red dirt at BHP's Jimblebar mine on a bright sunny day.

由于缺乏同等替代品,澳大利亚铁矿石对中国经济仍然至关重要。(ABC News: Rachel Pupazzoni)


北京对澳大利亚铁矿石的依赖可能置我们于一个非常强大但异常困难的外交局势。


至少在未来几年内,关闭澳大利亚铁矿石供应将对中国国内经济造成重击。


但我们也会损失惨重。我们的国民收入将受到巨大冲击,尤其是在联邦税收收入方面。我们一些最大和最强大的公司(其中许多公司在过去三年中从中国的经济转型中获得了巨额利润)将遭受最大的损失。


普京发动入侵乌克兰战争,资源价格飙升,这些大公司从中获益颇多,但一旦中国对台湾有任何侵略行为,这些公司就会首当其冲。


然而,相对而言,对澳大利亚经济的打击很可能无法与对中国造成的损害相提并论。


澳大利亚矿业绝大多数由外国股东主导,也就是说大部分利润流向海外。以澳大利亚最大的运营商力拓为例。其最大股东是中国国有企业中铝,持股15%。


外国投资公司、主权财富基金和富有的国际投资者都看好澳大利亚矿业公司,因为它们是世界上最大的矿业公司之一。因此,收入损失的打击绝非集中在澳大利亚国内。


即使在就业方面,其影响(虽然对业内人士来说是毁灭性的)也是可控的。采矿是一种高度机械化、资本密集且效率极高的作业。


两国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铁矿石是澳大利亚的外部收入来源,而且是一个有利可图的收入来源。但对中国来说,它是推动其内部增长的重要因素。


如果西方联盟对北京实施包括铁矿石在内的贸易限制或禁令,随着经济衰退,习近平建立一个中国的雄心可能会分崩离析。


尽管北京在过去两周针对台湾进行了各种军事演习和武力展示,但一旦对关键原材料实施贸易禁令,中国经济就会崩溃,这种前景会使北京对入侵台湾三思而后行。


至少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会是如此。


相关英文文章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