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生活娱乐
华语专栏
视频播放

社交平台判官:我们为什么会不断地去评判他人?

如果你根本不认识的人说出有关你个人的事情或事件,或者是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社交媒体分享你的照片,那么你会怎么做?这种做法不仅侵犯了你的隐私,而且还因为分享者在某些情况下对你的“片面”看法,而强加了针对你个人的负面判断。


几周之前,社交网站Facebook的一些页面上流传着一段视频,在这段视频中,一名女孩阐述了她对在路上“偶然”遇到的一名人员的财产的看法,在分享期间,这名女孩对这位她并不认识的路人判断称,他看起来不像是坏人,原因仅仅在于他的行头非常贵重。这促使我们讨论我们通过社交媒体上有限的场景来判断他人的不良机制。


虚假的优越感


华盛顿特区的精神病学家达娜·亚伦在“今日心理学”网站上发表的文章中指出,评判他人与我们正在评判的个人现实无关,这种评判只是按等级顺序来看待他人。当两人被放在一起时,根据等级规则,其中总有一人好于另一人。任何标准都可以被用来衡量这种优势和劣势。这些标准可能是财富、社会地位或社交能力。而你也会根据你生活中的重点来选择你的标准。例如,经常帮助患有饮食失调或创伤失调的患者的达娜发现,患有饮食失调症的人群在好坏问题上的标准更多地与体型、体重以及对食物和运动的选择相关。


根据这种层次结构,如果你不是最好的,那么请小心,因为你可能会成为最糟糕的。因此,评判他人只是一种确保个人安全和安抚自身的手段,这种评判会根据本人制定的标准而让自己成为“最好的”,即使这种衡量标准并不正确,例如,仅仅因为一个人的富有而指责他为强盗,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位有钱人就从“最好的”变成了“最坏的”,因为他在道德尺度上已经变成了“最糟糕的”情况。如果你在特定场景中是“好的”,那么你就不必担心自己会承受那些被评判为“坏人”的人员所可能感受到的潜在负面情绪,包括自卑感、羞耻感、低自尊以及自信心的丧失。


达娜认为,一个人让自己成为判官并对他人作出评判,这样做可以让他迅速获得解脱感和安全感,但另一方面,他又将在某种程度上意识到,自己正在参与一项提高自身价值感的小把戏,并且他可能会在不知不觉中意识到这一点。如果他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那么他可能会完全予以否认,这样他才能通过继续评判他人而持续获得自身的价值感。达娜指出,“这个人将会不断地评判下一个人、再下一个人……才能让这个循环继续下去。他将通过发现吸毒者、罪犯和糟糕的母亲,来用浮标将自己的头浮在水面上,而不会去学习如何游泳。他将生活在一个充满对他人的评判的世界内,最终,他会像评判他人一样严厉地评判自己,这对于最初旨在挽救其自尊心的尝试,具有极强的讽刺意味。”


判断描述的却是自身



你知道你可以让你的大脑以某种特定的方式进行思考吗?例如,如果你每天都告诉自己你有多丑,那么你很快就会开始认为自己真的很丑,即使事实上你并不丑。而现在,如果你告诉自己你是多么地了不起、你可以在生活中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拥有强大的自信,并且的确能够做到很多的事情。许多人之所以评判他人,是因为他们的大脑已经被设定为发现他人的负面看法,正如你设定自己只看到自己的消极面一样。


假设你正在和家人度假,并且正在机场内等候你的航班,当你看到一名女性和一个小孩,而孩子不守规矩并且还在原地吵闹。首先你会想到的是这个母亲根本无法管束她的孩子,也无力教育他。之后,你注意到孩子穿的衣服太过紧小,那么你就会质问:这个家庭到底是怎么安排生活的?!他们本可以把这笔钱花在给小孩子买衣服上面,而不是去支付旅行费用。然而,你并不认识这个女人,也不清楚她的故事,所以,你只是根据你在几秒钟内看到的内容便得出了结论,甚至根本没有离开你所站的地方。


有句名言敦促人们“不要以封面来判断一本书”,但是人们往往却会做相反的事情。即使他们读了一两章的内容,他们仍然继续以封面来判断这本书,康奈尔大学的一项研究证实了这一结论。康奈尔大学的心理学教授、调节亲密关系的认知和情绪过程专家薇薇安·齐亚斯及其同事发现,即使是在与他人面对面的互动之后,人们仍然会受到他人外表的影响。


研究人员对此进行了实验,他们在此期间观察了55名参与者的行为——这些参与者看到了4名女性的照片。在实验过程中,参与者将在看到照片后评估自身与这位女性成为朋友的可能性,从而表明他们对她的好感、他们是否接受她的性格、她的情绪是否稳定、她是否愿意接受新的体验等等。


在时间过去一到六个月之后,这项研究的参与者们会遇到照片上的其中一名女性,但他们并不记得此前曾评价过她的照片。他们进行了10分钟的问答游戏,然后被要求在下一个10分钟内尽可能地了解彼此。在每次互动之后,研究参与者都会再次评价对这个人的喜爱程度及其性格特征。研究人员通过对研究结果的监测发现,参与者根据图像和直接互动对一个人的评价存在很强的一致性。如果研究的参与者认为图片中的人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人,并且总体上具有令人愉快和稳定的性格,那么即使是在与之实际面对面之后,他们也会继续对其沿用这样的印象。相反,如果参与者认为照片中的人不受欢迎、性格恶劣并且情绪不稳定,那么即使在会面后,他们往往也会保留相同的判断。这些经验可能证实,我们对他人的判断更多的是反映我们自身的情况,而不是他人的情况,因为这些判断是根据我们在看到一个特定人物时产生的自我映像而形成的,这种判断形成于我们与此人交往之前,甚至还将持续至我们与之实地见面或交往之后。


根据我们的人类特性,我们倾向于保持警觉并与周围的事物保持一致,就这样,我们建立了让我们得以生存的直觉和本能。这些本能帮助我们随时准备好保护自己。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你对他人进行评判和批评,是因为你将他们当作了形成自身世界观的基础。我们通过个人的镜头来看待世界和他人,而这个镜头从我们出生起就已经被设定好了,它是我们大脑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我们的理想和人生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正是这一切构成了我们在现实中感知到的人格。因此,评判他人,从根本上来说与他人并无关系,而仅仅是与作出这一判断的人相关!这也使我们对他人的判断不尽正确或并不真实。


其中的主要原因在于,我们的大部分判断都是根据表象而作出的,我们仅仅是根据可见的东西来假设有关他人的很多事情。例如,如果你看到了一个身材匀称的人,那么你将倾向于认为他的健康状况良好、饮食健康且经常锻炼身体,并且可能拥有良好的物质条件来做到这一切。但是,如果你看到的是一个身材较胖的人,那么你往往会认为他的身体不太好,并且可能意志薄弱、无法控制自己,他的身体状况存在许多的紊乱。简而言之,所有这些判断都与我们自身的刻板印象有关,而可能与我们所看到的人物的现实没有任何关系。


同样还能认为,我们对他人的评判表达了我们个人的不愉快,以及我们在生活中获得的幸福感和满足感的缺乏。在2015年发表的一项研究认为,在生活中更快乐的人更少作出评判,即使是针对他人与自身相关的行为。这可能反过来表明这样一个事实,即那些喜欢对周围的一切作出判断的人们——即使是对与他们没有直接关系或与他们无关的人或事,他们在实际生活中可能并不那么快乐。


最近发表的另一项研究也表明,对他人采取更为严厉和暴力的道德判断标准,可能反映了评判者的个人焦虑。研究人员对人们作出道德判断的过程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那些最担心感染新冠病毒的人,会更加拒绝他人的错误行为,这可能意味着对错误的判断受到了“担忧”程度的影响,而这可能会使这些“判断”带有非理性的特质。这项发表在学术杂志《演化心理学》(Evolutionary Psychology)上的研究,没有重点关注与新冠疫情本身相关的行为——例如保持社交距离,而是基于一组广泛的道德违规行为。


在这项研究期间,美国境内超过900名参与者在2020年3月至2020年5月期间,被要求对呈现在他们面前的一系列情景进行划分和评估,其评价标准包括从“完全无错”到“大错特错”等多个等级。这些场景示例包括一个有关忠诚度的示例:“当你看到一个人离开家族企业并与其主要竞争对手一起工作时,你的评价如何?”在这个问题上,那些最担心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往往会比那些不那么担心的人,更加放大这种行动的错误性。这项研究的组织者之一、剑桥大学心理学的西蒙·施纳尔表示,“由于你担心在疫情期间感染疾病,而对他人作出更为严苛的评判,这是毫不理性的做法,但这种对判断的影响产生在我们的认识范围之外。如果我们感到自己的健康和福祉受到了来自新冠病毒的威胁,那么我们也有可能会因为他人的错误行为而感到更多的威胁,这是一种情感上的关联。”


社交媒体上的判官



阿布杜-拉赫曼·沙哈拉尼,是一名27岁的沙特博主,他在“YouTube”视频共享网站上拥有一个频道,并通过该频道展示他的视频剪辑。沙哈拉尼的照片在社交网站上广泛流传,这使他读到了别人关于他的负面评价——仅仅由于他的外表就对他进行了欺凌和嘲笑,从而导致他企图自杀。在一次电视采访中,沙哈拉尼透露他过去曾患癌症,而这对他的嘴部和面部产生了影响,他还补充称,他最开始是使用推特来与社交媒体互动,之后再是使用“Snapchat”,然后再是通过“Instagram”来播放他的视频,他表示,他从未料到自己会遭受所有这些嘲讽和攻击。沙哈拉尼受到的这种欺凌,正是一种部分人可能对他人作出的严厉而极端的评判。


我们之中的许多人会花费大量时间搜索我们的朋友在社交网站Facebook上面发布的内容,我们还会花费时间关注媒体在其社交网站页面上分享的新闻,我们还会关注某位艺术家的新闻或者他在最近发表的言论,然后呢?我们该怎么办?我们会表达我们个人的意见,而这通常是针对某个人的“评判”,无论我们最终决定分享这个意见,还是仅仅将它保留给自己。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项包含3项分支研究的论文指出,社交媒体先驱并不总是偏爱那些分享负面帖子并对其进行负面评价的人。这项于2012年发表的研究预测称,社交网站——例如Facebook,可能会丰富那些难以在现实生活中建立社交联系的人员的个人生活。这项研究建立了这一预测,并假设这类网站提供的展示自我的机会,是发展亲密关系的必要元素,这可能会对自尊较低的人特别有用,因为这类人员往往不愿透露自身并且很难维持令人满意的关系。在这3项实验中,研究人员核实了这些参与者是否将Facebook视为一种安全且具有吸引力的自我表露的方式,以及他们在Facebook上实际发布的帖子是否能为他们带来社交奖励。研究人员发现,尽管低自尊人员会将Facebook视为一个具有吸引力的自我展示场所,但是他们披露内容的积极性偏低、消极性偏高,而这往往会引起其他人的不良反应。


毫不奇怪的是,许多人可能不喜欢那些经常分享负面帖子的人,但即便是你经常分享正面而积极的帖子,也可能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或评判。例如,一些研究发现,对其恋人发表正面评价的人员会被认为对其关系非常满意,但他们从粉丝那里得到的点赞却会减少。其中的原因在于,一个人关于自己的积极内容分享,无论是关于他的社会关系还是他的职业发展,都可能让部分人觉得他在吹嘘。


另一个使人们在社交媒体上形成的印象复杂化的因素在于,我们倾向于认为我们通过间接方式听到的关于一个人的消息,会比他自己提供的信息更加可靠,因为我们认为人们会以非常积极的方式展示自己,即使那并非真实。发表在《网络心理学、社交网站与行为》上的一项研究发现,看起来有些吹嘘的帖子更有可能让你感到自信,但也会让你显得非常自负或是在炫耀。这只是社交平台上不同“评判”形式之中的一种,人们希望通过这种形式而与他人分享一些有关他自身或是发生在他身上的积极事情。


安东尼·德梅洛(Anthony De Mello)在其著作《爱之路》(the way to love)一书中指出,一旦你尝试评判任何人,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你都会失去对他的大部分认知。你再也无法真正看清这个人了。你的评论或意见会引起你的这种反应,而你的意见或判断与真实的个人无关。为了避免被社交媒体平台上针对他人的评判所误导,我们可以停下来片刻并问问自己:他对这些人物了解多少?他们的生活中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做出这样的事情或者说出这样的话?首先,暂停、思考和尝试理解可能会对你有利,因为当你处于评判的心态之时,你不可能真正体会到快乐。


如果你在评判他人的时候能够停下来并评估自己的意见,那么你可能会注意到,你只是在将相同的意见(你自己的意见)投射到其他人身上。你可能无法完全停止评判他人,因为这可能是一种本能行为,它对我们的生存和维持我们评估安全与危险的能力是非常必要的,但你必须意识到你的评判本能会对你的生活质量和人际关系产生怎样的影响。清醒的认知是最为有效的选项,以便这种评判不会对你或你身边的人产生负面的影响。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