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生活娱乐
华语专栏
视频播放

专访:孩子拒服兵役 母亲们为何沉默?

(德国之声中文网)自从俄罗斯总统普京下达部分动员令以来,数十万不想参与对乌克兰战争的人逃往俄罗斯的邻国,例如,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许多人根本没有等待正式征召,而是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俄罗斯。迄今为止,在俄罗斯几个地区举行的反对动员令的抗议活动受到了警方的大规模镇压。


德国之声与一位俄罗斯母亲进行了对话,她的儿子不愿违背良心而选择拒服兵役。这位身在莫斯科的母亲出于安全考虑、使用化名Irina Ivanova(伊万诺娃),讲述为什么在俄罗斯少有母亲走上街头抗议。


德国之声:您能告诉我们,您的儿子现在身处何处?


伊万诺娃:我的儿子目前在哈萨克斯坦,正忙着安排他未来一段时间的生活。也许他将在其他国家的领事馆申请签证。


德国之声:他离开俄罗斯是因为收到了征兵通知吗?


伊万诺娃:不,我们没有等那么久,因为他可能是第一批被征召的人之一。他大约30岁,在上大学,曾在军中服役。起初他们说大学生不会被征召,但征兵委员会的人和警察不断来到大学。所以我们连夜决定让他离开。我儿子买了票,去了与哈萨克斯坦交界的一个小镇。我们知道,在那里仍然有可能合法穿越边界。我的一个朋友帮助他,一直等到他通过了所有边防,上了另一边的一辆车。


德国之声:数十万俄罗斯人在邻国寻求庇护。为什么这次动员会如此令人震惊?在此之前的七个月里,人们就像不存在乌克兰战争一样生活。


伊万诺娃:不是这样的。每个人都知道乌克兰在发生一场战争。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日常生活。此前那些在乌克兰参战的人是出于不同的原因决定那样做的,无论这个原因是意识形态、经济还是某种内心信念。现在当局越过人们做出了决定,而许多人并不同意。为了不成为其中一份子,他们正在逃亡。


德国之声:一些欧洲国家对俄罗斯公民关闭边界,您对此怎么看?


伊万诺娃:一方面,他们的担心是可以理解的。另一方面,让我感到失望的是,所有俄罗斯人都被拒绝入境,而不仅仅是那些对这一切负有责任的人。人们被拒绝入境主要是因为恐惧和政治抵制。据此,俄罗斯是侵略者,因此所有俄罗斯人都是侵略者。但你必须看看每一个人--我、我儿子、我的朋友、我朋友的儿子。他们不是侵略者和入侵者。他们正在以各种可能的方式进行抗议。这是所有不同意俄罗斯政治的人所要面对的困境。


德国之声:国外许多人认为,俄罗斯人不应该逃避这个问题,而应该与之斗争。


伊万诺娃:我看不出民众自己有什么办法来终止这里发生的事情。我们该如何做?这些人正在逃离,因为他们不想让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剩下的是像我这样的女人。我们该怎么做?也许我们会被逼成反叛者,会有一场妇女起义。历史上有许多例子。


德国之声:出逃的男人几乎都是丈夫和儿子。来自妇女们的大型抗议活动只在达吉斯坦和雅库特发生过。为什么不在莫斯科这样的大城市呢?


伊万诺娃:我的朋友、同事和我一直在谈论这个话题。虽然我们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但有一点我们是一致的:我们要对我们的孩子负责。我参加了所有抗议活动、守夜活动和示威活动。我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免出现在警察的警棍之下,因为我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有数以百万计的人像我一样。如果出于某种原因我们不存在了,我们的家庭和孩子的生活也会被摧毁。在达吉斯坦、雅库特这样的小共和国,家庭和宗族的观念很强。而像我这样的莫斯科人,没有人站在我们背后。我们不想过今天这种无奈的生活,但我们无法改变它。这是我们最大的悲剧和不幸。


德国之声:在您的朋友圈和俄罗斯上下,您所看到的对部分动员令的反应是怎样的?


伊万诺娃:在我的朋友圈里,每个人都很惊恐,谴责这场战争。我憎恨撕裂我祖国的国家权力。这个我已经说了20年了。另一方面,我知道在地方,信息被扭曲,且只通过国家广播的形式抵达,那里盛行着非常不同的观点。那些人已经准备好支持这一切。我们觉得我们是少数。


德国之声:您如何看待国家的未来和您个人的未来?


伊万诺娃:我在今天的俄罗斯根本看不到任何未来。我们没有一个领导者可以跟随。他们都已经被清除了。没人再试图成为一个领导者。我们不再有任何影响力。我们只有对一切的拒绝和抵制。我们所剩下的就是试图至少拯救我们的一部分家庭和一部分自己。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Marina Baranovska (采访记者)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