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对世界杯的“担忧”极其虚伪

最近,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公开反对关于在卡塔尔举行的世界杯比赛中禁止佩戴彩虹臂章的禁令。因为许多欧洲国家队队长曾打算佩戴彩虹臂章,以此来支持LGBTQ群体的权利并表达反对歧视的立场。布林肯宣布,这一禁令“令人担忧”,并且是对“言论自由”的限制。


在国务卿进行责骂之际,世界上也出现了另一个相当“令人担忧”的事态发展,即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一家同性恋夜总会发生了大规模枪击事件,造成5人死亡、18人受伤。这是在一个自诩在“尊重言论自由、人权和所有美好事物”方面是全球榜样的国家发生的。然而,人们却越来越难以在夜总会、小学、礼拜场所、购物中心等场所行使其生命权利,即不被屠杀。


2016年,美国发生了史上最严重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当时,佛罗里达州奥兰多的一家同性恋夜总会遭到了袭击,致50人丧生。


2022年,一名独立的联合国人权专家发现,美国的LGBTQ群体权利不仅“受到了一致攻击”,还被各州政府“蓄意破坏”。此外,构成美国“自由”的种族主义和歧视被制度化。在这种情况下,与世界杯袖标事件相比,美国官员似乎在国内有更紧迫的事情要处理。


事实上,卡塔尔作为2022年世界杯的东道主,在同性恋权利和移民工人剥削问题上受到了美国和欧洲的猛烈抨击,更不用说明显侵犯了在体育场馆喝啤酒的人的人权一事。毕竟,东方主义根深蒂固,还有什么比在真正的中东沙漠中举办的足球世界杯更好的背景来释放被压抑的西方沙文主义并加深阿拉伯落后和抵抗进步的东方主义形象?


当然,指出上述西方批评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粗暴地争辩这个海湾酋长国绝对无可非议。与之相反,这是为了强调那些继续犯下比卡塔尔无法想象的更多的侵犯人权行为的国家的一些极其虚伪的行为,因为他们自己单方面决定让自己站在了道德制高点。


这有点像美国抨击古巴政府的压迫行为。这些批评本身并不一定是没有作用的,但美国也存在十分突出的压迫历史,他们的道德底线为零。其中包括对该岛实施长达60年的野蛮禁运,以及在关塔那摩湾被占领的古巴领土上经营非法监狱和酷刑中心。


俗话称,先自己照照镜子,再评判别人。


加利福尼亚州斯坦福大学研究伊朗和中东问题的学者纳维德·扎林纳尔在给我发送的一封电子邮件中称,“西方至上主义的态度和文化帝国主义”正在世界杯上凸显,并且像往常一样“伪装”成“倡导人权”。因此,这种做法自然会使西方国家和非政府组织难以“将自我反省置于对救世主的焦虑之上”。


扎林纳尔表示,那些“突然出现在卡塔尔向他们倡导同性恋权利”的人,他们对阿拉伯世界同性恋的悠久历史一无所知,这“在他们的诗歌、视觉艺术和社会历史中”一直都有反映出来。他还提到,现在西方列强的足球运动员处于先锋地位,那么他们是如何将全面压制弱化为“抑制”这种简单的叙述,即所谓的拯救完全取决于阿拉伯同性恋是否可以“被塑造成他们在自己国家拥有的相同LGBTQ身份”。


在世界杯开球前夕,意大利国际足联主席詹尼·因凡蒂诺发表了一次漫无边际的演讲,尽管有几次走上了东方主义的弯路,但他在其中对西方的虚伪进行了一些有效的抨击。他称:“我认为,对于我们欧洲人在过去3000年里在世界各地所做的事情,我们应该在接下来的3000年一直道歉,然后再开始给人们进行道德说教吧”。


他还抨击了那些有选择地谴责卡塔尔虐待移民工人的行为,因为长期以来西方公司一直满足于从该国的劳动情况中获利,并且欧洲自身实施的致命性仇外反移民政策才是地中海以及其他地区成千上万的难民死亡的罪魁祸首。(当然,为了足球的利益,可以有选择地减少欧洲的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比如,当21岁的尼日利亚籍英国足球运动员布卡约·萨卡在2022年英格兰的首场世界杯比赛中攻入两球时,并没有多少英国人抱怨)此外,他认为,在世界杯的背景下,卡塔尔的上述行为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


至于美国,它在不到3000年的时间里在世界范围内做了很多事情,其中包括杀害美洲原住民、奴役黑人,并成为了全球资本主义体系的建造者。而这一体系是建立在巨大的不平等、大规模践踏权利和奴役工人的基础之上的。


即使是在美国侵犯其他国家的边界以造成军事和经济破坏的同时,它也在疯狂地加强自己的边界。这一行为与欧洲一样,导致前往美国移民成为一个经常致命的项目。但是,这并不是说那些成功越过边境的人的生活非常美好,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虽然从事着一些对美国经济至关重要的服务业,但却被严重鄙视,不仅被社会妖魔化,还会被当作政治的替罪羊。


换言之,借用布林肯的话语,这一切都非常“令人担忧”。那么令人担忧的是,一个将无数人炸成碎片的国家竟然觉得自己有资格对任何人权相关话题进行说教。


萨塞克斯大学讲师、《盎格鲁阿拉伯:为什么海湾财富对英国很重要》(AngloArabia: Why Gulf Wealth Matters to Britain)一书的作者戴维·韦林最近在《卫报》撰写的文章指出,围绕本届世界杯的大部分讨论都是由“种族主义漫画”推动的,即将开明的西方与无法挽回的不文明的中东进行对比。韦林认为,这种“自私的故事”掩盖了地区历史并使西方干涉合法化(文明轰炸,有人吗?)此外,它“将对侵犯人权行为的指责外化并进行限制,而与此同时还保留了一种西方纯真的自恋感”。


韦林总结称,2022年世界杯发生的事情,远非西方“异类”的一种情况。实际上,这种情况是“西方列强所建设的这个世界的代表性案例”。有关各方仍在反对在世界杯中被认为违反西方价值观的行为,那么现在是时候打破这面众所周知的镜子了。


本文所表达观点为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