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淘金的中国人:有人一夜暴富有人失去生命

中非共和国中部地区一处金矿遭武装分子袭击,目前已造成中国公民9人死亡、2人重伤。事件背后,在非洲的中国“淘金客”也再次进入了人们的视野。3月20日,潮新闻记者联系到几位在非洲从事矿业开采的中国人,听他们讲述了自己的淘金故事,那是一场豪赌,有人一夜暴富,有人血本无归,还有人失去生命。


非洲热带雨林中的淘金客的淘金船受访者提供


遇袭金矿背后的故事


位于非洲大陆中心区域的中非共和国经济发展落后,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但该国的矿产资源非常丰富,拥有极具诱惑力的钻石、黄金、铀等多种价值不菲的矿藏,且储量巨大。


据媒体报道,此次遇袭的是位于班巴里市的一家金矿,这是一起针对中资民营企业的武装袭击事件。班巴里市市长阿贝尔·马奇帕塔向法新社证实,该矿最近才开始生产。


“遇袭的是一家新来的矿企。”陈星(化名)在中非一家开采金矿的中资企业工作,她告诉潮新闻记者,班巴里是中非中部地区重要的交通枢纽,一直是叛军盘踞的区域,各种危险活动在此区域频繁发生,所以此前那里并没什么矿企。


陈星透露,此次遇袭的矿企拥有两个矿区,“但听说只雇佣了10个左右的‘保安’。”在她看来,由于当地局势紧张,10个“保安”看顾两个矿区,显然安保力量不足。陈星所在企业与之相比,虽只有一个矿区,但“保安”数量多出数倍。


中国驻中非大使馆今年3月已经两次提醒位于首都班吉以外地区的中国公民立刻撤离。“矿区一般位于外省,矿企总部则设在首都班吉。”陈星说,他们把首都班吉以外的其他地方称之为外省,班吉相对来说,要安全得多。


事实上,2019年,中非政府才和该国14个武装组织签署和平协议。随后,中国的矿业企业才陆续落户中非。


“在中非淘金的主要有三类人,分别是中国人、俄罗斯人和卢旺达人,其中,中国淘金客属于个人的投资行为,其他两国则是国家投资。”陈星介绍,比起周围的刚果金、乍得等国家,中非的淘金热才刚刚兴起,大概有十来家中资企业。”


“当地人会认为中国人有钱。”陈星回忆,2018年至今,有三家中资矿业公司发生过类似事故,就在几天前,有枪手在中非西部与喀麦隆接壤的边境附近绑架了三名中国公民。


2018年10月,4名务工的中国公民在中非共和国西南部城市索索一那孔波市被暴徒袭击,3人遇害身亡,1人重伤。当地宪兵队同时遭到围攻和洗劫。


陈星的感受是,大部分矿企老板的安全意识太薄弱,直到出事才会重视起来。


寻着“一夜暴富”而去


说到金矿,难免让人想到曾经舆论的焦点,也是极有名气的非洲“淘金客”——广西“上林帮”,他们前往的是非洲的“黄金海岸”加纳。


早在21世纪初,广西上林就流传着这样一则故事,当地有人带着全部身家到非洲加纳“淘金”,短短几年时间,身价上亿,买房买车。


随着“一夜暴富”的故事四处流传,上林人逐渐按捺不住淘金的欲望,从2006年开始涌入非洲加纳。


“2006年时开始有上林人去加纳,不少人确实在回来后发家了。”2012年正月初六,上林县的黄焕中攒了些资金,向一个朋友交了2万元钱后,也前往了加纳库玛西,并成为了一个淘金工地的合伙人。


到加纳后,黄焕中发现,并非每块地都有黄金,一夜暴富也只是个例,很多淘金客亏本严重。一年半后,他选择回到上林,“没挣没亏。”


“确实是这样的情况。”在陈星看来,要想在非洲这片土地上实现“淘金梦”,运气成分居多,“我们公司在这边两三年了,目前仍处于负债的情况。”他们在公司承包的矿区中,“还没有找到金子在哪儿。”


当然,在非洲,陈星也听说过某采金矿的公司“一夜暴富”的真事,一个月纯利润有两三百万人民币,大家腰包鼓鼓,但这仅是少数,用“淘金梦”这个词形容可谓恰到好处。


随着当地政府对矿业越来越重视,相关政策也逐渐收紧,现在想要拿到矿证,顺利开采并不容易。陈星说,“前几年,可以拿下非常广阔的土地进行开采,如今最多只能审批到5平方公里。”


“不仅是加纳、中非,在非洲各国‘淘金’的中国人,数不胜数。”在非洲做采矿设备生意的徐州人刘先生,在二十年里跑了不少非洲国家,把大量采矿设备送到非洲。


“只要有钱,到了哪里都能开采。”刘先生告诉记者,不少淘金客是三五人合伙,承包一片矿区进行开采。“即使是矿区的普通工人,在国内一个月或许只能赚五六千,但在非洲是两万元左右。”


2022年6月,他曾跋山涉水9个小时,探访在非洲利比里亚热带雨林中淘金的中国人。在刘先生记录的探访视频中,9名淘金客生活与工作都在一艘船上,船上的采矿设备24小时不停运转。


“一个月开采一公斤黄金,每天成本费用差不多20克黄金,包括工资开销、油料、办证等。”淘金客王田(化名)面对镜头说,因金子分布不均,也有好地方一个月产量是6公斤黄金。


非洲淘金是一场豪赌


可以说,非洲淘金是一场豪赌,不仅赌钱,还赌命。非洲大陆被战争、瘟疫、贫穷笼罩,这里有“一夜暴富”的财富神话,但也是一个让无数人血本无归,甚至丢掉性命的“悲惨世界”。


“看到赚钱的,也看到亏本的,一半一半吧。”刘先生认识许多在当地采矿的中国人,他说,不管是搞矿山,还是搞沙子,都有把命留在那里的。


“如果与当地黑人有纠纷,就很可能成为被针对的对象,也或许遭遇抢劫……这些都可能面临死亡威胁。”刘先生说,2018年,自己也曾在非洲某国家被抢劫,“他们拿着枪来抢,油、设备都被抢走,我们就安静地看着他们抢。“所以,我总习惯性带些现金在身上。”


陈星在首都班吉工作,“这边治安已经算是最好的了,但还是面临抢劫和偷盗的风险,所以一般外出时都会带上保安,晚上都是不出门的。”


此外,由于天气炎热,加之整体医疗水平低下,若是一不小心染上疾病,就有可能丧命,许多淘金人也因此永远倒在了淘金路上。


除了疾病与抢劫,有的淘金客还要面对被驱逐的风险。2013年,非洲加纳当局就发起了“清理非法采金”的行动,前后共有169名中国籍的非法移民因为涉嫌非法采金而被当地警方逮捕。上林人黄焕中算是幸运的,2013年,他及时地回到上林,躲过了被加纳军警强行驱逐。


然而,陌生的国度里,恶劣的环境下,即使面临死亡的威胁,淘金客们却始终没有停下脚步。在刘先生的视频里,于淘金船上生活了三个多月的王田称还未遇到过危险,“有听说其他人遭遇过抢劫,会有十多个人拿着土枪和砍刀。”


在淘金客的眼里,可能丢掉性命的风险,也许永远抵不过一句“好赚钱”。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